公司新闻

广州买手图鉴:不神秘只是坚持自己时尚小理想

  北上广”群体中,务实的广州人爱美食不深究打扮,在广州经营买手店相比北京、上海难度更高。广州的买手对老广的穿衣理念和消费习惯最为了解。

  所以,冷眼君专门采访了几位广州买手:孤品捕手Lia、街潮顽童Jason和生活方式传递者阿诗,请他们来谈谈属于广州人的时尚是怎么样的,以及广州时尚买手生活的点点滴滴。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渗进来,LastPiece 主理人Lia在镜子前试衣,无边框透明眼镜透着高冷理科女感觉。

  Lia本是个对艺术感兴趣的理科高中生,高二无意中看到一位时尚人放弃升职加薪坚守热爱的形象设计岗位的故事。这让一直犹豫是否走艺术之路的Lia找到了前进动力。适逢学校开设美术班,她抓住契机转为美术生开始习画。一年后,半路出家的她考上了服装与设计专业,大学毕业后到米兰完成硕士学位。

  谈及时尚,Lia认为:“时尚是一种审美创造力,是对美的态度。即使是不被大众接受的小众设计都有权利被更多人了解,发掘她的美。”

  于是,当别的时装店在推当季新品时,她反其道而行之,转攻过季积压货品和订货样衣,以及更多小众品牌。Lia认为,大众对于过季产品、样衣及小众品牌的了解是不充分的。她希望更多人有机会了解和感受到设计师的精巧手艺。2年前,她开设了LastPiece这样一家以合适价格处理过季衣服和样衣的时装店。

  单从外观看,不了解LastPiece的人可能只会把它当做普通的时装店,但在这里你买到的衣物很有可能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

  这一件件孤品,正是Lia从世界各地淘来的。大家对买手更多看到了光鲜亮丽的一面,比如穿着华丽、出席各大时装周、头排看秀,连走路都带风,但这只是表象。Lia每天需要接触大量的市场数据,分析产品销售情况,同时还要兼顾店铺经营,一点都不比其他职业轻松。年轻的她也开玩笑道:“现在我也是保温杯不离身。”

  与高冷的买手形象相反,私下的Lia喜欢率性舒服的牛仔衫。她笑着说:“拆开牛仔的缝合线就会看见色彩的深浅对比。这种纹路,哪怕是同款的第二件都不可能完全一样。”大学时,她曾把牛仔单品全部拆线,利用拆片重新制作一件牛仔夹克,至今还被珍藏在她的衣橱里。

  求新心理普遍的今天,褪色的牛仔衫多会被淘汰,但Lia并不觉得这种变化是一件坏事。在她心中,衣服一旦被穿上身,就被赋予了生命力,就是朋友,是一张地图,自然长出来的皱纹一条都不能少。经过岁月摧残后的美丽,意味着厚重的阅历。她淡然地说:“就像我们会长皱纹,牛仔也伴随着人的成长而变化。那是一种物与主之间独特的联系,我格外珍惜这段关系……”一如店名“LastPiece”,最后一件衣物更令人心醉,留到最后的朋友更值得珍惜。

  南方报社后面,穿过一片树荫,可见Creamart玻璃墙上Cm字母的贴纸,推门入内,似乎闯进了一个潮男的家:墙角的床铺着宝蓝色被单,上面随性的放着书包、杂志、袜子。这时头戴一顶鸭舌帽,一身宽松舒适的T恤和短裤,踩着球鞋的Jason推门向我走来。和照片一样,身材健硕,留着短胡须,不显邋遢的Jason多了几分刚毅和成熟。

  Jason小时候,母亲在南方服装厂工作,他常与妈妈一起穿吊牌、剪线头。潜移默化中,培养他对服装的兴趣。他常常裁剪硬卡纸,上色后,在白色衣服上印出他喜爱的卡通图案。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采购面料、跟单,这为他在服装行业的发展打下了结实的基础。

  在成为时尚Buyer之前,对服装设计颇有想法的Jason在2003年创立自己的街头休闲品牌。成为设计总监的他,胜利彩票:眼光变得更为广阔,他想为热爱街头文化的年轻人提供聚集地。经一番策划和筹备后,2017年潮流品牌集合店Creamart应运而生,Jason成为这家潮牌买手店的主理人。Creamart不仅有Jason的自有品牌,还有更多他个人喜欢的潮牌。在其它潮牌品牌选品时,Jason会在大众潮流和自己喜爱的风格之间做出平衡和取舍。他直言:“选择推广自己喜爱的品牌是会更辛苦,因为不一定会被大众接受。在潮服这一行坚持下来的人都不容易,店铺经营、资金链维系、推广运营、团队组建、应急公关每一步都不能松懈。”

  Cream的其中一个译意是精英, Mart是平台,Jason把两个单词连在一起,创造了一个新单词Creamart,意为“精英们的艺术”。“Creamart不单单是衣服买卖场所。我很喜欢和餐饮、创意视频、地下音乐人等等进行跨界合作。” Jason说道。成立近一年,Creamart已经和SERAPH SIN、SALUTEHK等品牌联合举办超过十次Crossover活动,在广州潮人圈里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生活中,80后的Jason内心还停留在青少年叛逆期,而他将叛逆呈现在服装上。不同于摇旗呐喊,Jason在做的似乎是一种心照不宣。很多话没有必要真的印上一句口号说出来,他希望通过造型、细节元素营造出来的感觉,传达信息给特定的人。他也很愿意吸纳国内外优秀的街头潮牌,让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

  每个人的穿衣尺码不一样,差1Cm都失之千里。Jason对选品每1Cm的锱铢必究,累计每1Cm的努力,一步一脚印地成长,希望让Creamart在街头潮服领域走到更远的Km。

  不似太古汇人来人往,The Poem选址天河老居民区。“The Poem是经营生活方式的店铺,当然要回归有生活味道的地点……”阿诗希望顾客来The Poem就像平常在家一样休闲放松。

  穿着一身白裙的阿诗看似文静柔弱,实际女子力满满。大学时期,她到德国交流学习,在那段时间里,阿诗积极融入本地人的生活去感受当地地道的生活文化。当时,她就萌生了通过开买手店,把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和体验分享给更多人。后来,曾担任太古地产公共关系主任的David Wong建议阿诗到日本学习零售业态,吸取更多经验。当阿诗去日本学习,累积了一定的经验后,David 鼓励她开设生活集合店,并为这家店起名为与阿诗的名字相呼应的“The Poem”。

  The Poem是一家不断提供有趣生活新体验的生活风格店。阿诗的目标是把全世界优秀的独立小众品牌带到广州,为顾客的生活带来不一样的色彩。在这里,你可以选购阿诗从各地细心挑选的简约有质感的生活好物,悠然享受早午餐,翻阅书架上的小众杂志。

  关于The Poem,阿诗的家人曾经不认同,“我妈在装修时来了一次,她当时要求我立刻转租。”她开着玩笑说出来。经过近一年的经营,父母也慢慢看到了女儿的成长,接受了阿诗职业生涯的转换。曾经非常在意自己背上胎记的她,在一位服装设计师的鼓励下,大方穿着大露背。现在的阿诗认为,自信何必依靠他信?女人的美何需要依附他人的评分,何需在意他人的眼光?只要自己不否认自己,露出背上的胎记又怎样呢?每个人都不一样,悦纳自己,做自己才最重要。

  作为买手,有着巨大的选品压力,为此阿诗会不定期到香港、意大利、日本体验生活,接触大量品牌,了解消费者心理。一边厢,阿诗说:“时尚不断在变,消费者也不断在成长,我们必须努力快人半步。” 另一边,在今天网络资讯快速屏霸的强劲势头下,The Poem仍坚持通过报纸传递、分享信息,感受一种悠闲慢生活。

  谈及广州的时尚,她说:“就像老广喜欢穿休闲的拖鞋、短裤逛太古汇,广州人的时尚只是更注重个人的感受,追求细节和舒适。”

  店内一名咖啡师,以前是典型的城市“流浪者”,因为The Poem,选择了定居广州。这让阿诗颇为感动。作为一名生活方式的传递者,她成功让身边的人找到令自己满意的生活方式。

  世人眼中,时尚买手走在潮流的浪尖,风光无限,但背后他们的努力与辛酸常被忽略。相信在Lia、Jason和阿诗心中,美可以是小礼服上光滑的丝质绸缎面料,是球鞋故意做旧的鞋面,是三文治里的自制奶油。相信,正是对美的追求,让他们一直坚守在买手的岗位上,坚持着自己心中的那一点关于时尚的理想。

  ※微信AppID:请在商户负责人信息的提交时的“重要邮箱”邮件中查找,标题是《成功通过微信支付商户资料审核》;

  近期,秘奥软件与腾讯公司旗下微信支付平台达成合作,联手打造全新的服装购物线下微信支付解决方案,助力服装连锁零售商家和消费者实现线下商品购物、线上支付的完美对接。

  据介绍,本次2010年度软件产品推优活动,经过了企业申报、技术资料审核、功能测试或现场测试、专家评审等程序阶段,最终终评通过19个优秀软件产品和83个推荐优秀软件产品。

  ✦ 简介:Arts Thread 是一个在校学生作品集分享网站,大家可以在该网站上查看旧金山艺术大学、曼彻斯特城市大学等多所学校的学生作品集、比赛项目、实践项目和合作对象等信息。

  不止是服装设计,Photoshop简直是各类设计的必选和首选软件好伐!~

  五、顾客在试衣时,很多销售人员在更衣室外两个人开始聊天,或者跟旁边的销售人员聊天。而没有去跟顾客聊天,来进一步了解顾客需要、喜好。也没有让助手去拿好下几套适合顾客的衣服。

  Dribbble 的作品整体质量非常高,许多摄影师、设计师和其他创意人士都喜欢在这里展示其未完成的设计,通过与其他设计师的共同探讨来激发自己的灵感。

  囊括来自数千名艺术家和画廊最广泛和最有组织的艺术作品集,并且都是高清图片,为服装设计带来最棒的创意灵感。

  国内首个邀请全球创意人、摄影师、导演共同参与创作时尚电影的时尚新媒体平台。精选后的runway秀场,以match及对秀场和作match品的文字阐释都是心头好,而且质量很高。

  几乎每个店铺都打着“撤店甩货”的字样进行甩货。中国网记者 郑亮摄影

  义乌新奇百货批发市场主要经营的玩具系列包括:卡通变形、电动遥控、拼装益智、毛绒、布艺、电子闪光、闪光游戏、充气玩具、宠物玩具、木制、合金玩具等几大类。当然,经过多年的发展与创新,在这里还潜藏着很多玩具没有被发现。

  由于当时既无先例,又无明确政策支持,有人担心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会触碰政策“高压线”。为此,谢高华在义乌县委会议上一锤定音:“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出了问题我负责,我宁可不要乌纱帽!”

  • 胜利彩票_胜利彩票平台-胜利彩票官网
  •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经济开发区
  •   +86 02066889888
  •   +86 02066889888
  • admin@aicai555.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