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混水摸鱼者请及早离场”——前《Milk》杂志资深编辑 To服务设

  原标题:“混水摸鱼者,请及早离场”——前《Milk》杂志资深编辑 Tomm 如是说

  又来到了《大人的玩物》时间,我们废话不多说,马上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话说在上一篇文章(链接)的尾段我卖了一个关子,说会在这次的专栏介绍一位资深潮流杂志编辑兼玩具界老行家,听听他编辑时代的趣事和关于玩具业界的看法。

  我与这位前辈的初次见面,是在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STS)的会场。

  ▲在这次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我们Steppy旗下的 Steppyplus 品牌也在会场首发了与 Art toy 界极具知名度的品牌 UNBOX 共同打造的原创角色“Stepo”。

  为了不让难得的一篇访谈沦为沉闷而客套的对答,每次展览之前我都会不停在参展名单上浏览,希望能找到合适的访问对象,而“PLASTIC ENEMIES”这名字在本次 STS 名单中出现,令我像机动战士高达里的新人类般灵光一闪。

  PLASTIC ENEMIES这个名字,如果有经常留意《Milk》(还没改版之前) Book B 的读者也许会有所印象。没有?那且听我们今天的主角——Tomm Wong娓娓道来。

  Tomm 首次踏足传媒行业,是在 1996 年。他说那个时代要成为传媒一份子的门坎并不算高,当时《一本便利》杂志附录的《交易通》招募汽车版的记者,而 Tomm 对汽车深感兴趣,结果成功被取录,正式开始当记者的生涯。

  ▲《一本便利》为一传媒旗下刊物,于 2007 年停刊,后改名《FACE》 再战,2016年停刊。(image:news.)

  之后 Tomm 便一直在传媒行业打滚,负责的版面也随转职而改变,从写车到写潮流,从写饮食到玩具、漫画……

  话说当时的杂志上面有很多分类广告,人们会在上面刊登关于球鞋、漫画等各类贩售资讯,有见及此,后来杂志开始做一些符合年轻人的内容,例如当时《东周刊》随书附送的《东 Touch》,就是在这样的势头中独立出来的,全盛时期有着动辄卖过十万本的规模。

  ▲2016 年结束实体杂志出版的《东 Touch》,最后一期复刻了 1995 的创刊号,可谓“时代的眼泪”。

  逐渐地,潮流杂志开始发掘贴近年轻人的题材,而玩具就是其中的重要栏目。那个时候的杂志写玩具可以说是五花八门且影响力巨大,例如《东 touch》曾经写过一款合金车,导致那款合金车在某模型店连最后一辆缺了倒后镜的也被买了。

  ▲此款来自 G.I.JOE 系列的《雷霆救兵》figure,在上市之前被导演否决,被迫停止贩售,部分货品流出市面,被杂志报道后备受追捧,成为了“传说之物”。当年的玩具栏目就是充斥着此类有趣资讯 。

  ▲创刊号《Milk》由容祖儿担任封面,而第一位登上《Milk》志的 Art toy 设计师应该就是 Eric So 了。

  2002 年,适逢香港原创玩具业逐渐蓬勃,他向公司提议将玩具版分拆成一本独立小书随《Milk》附送,每周合力制作共 48 页内容,每星期准时奉上(最夸张一期是 96页),造就了香港出版有史以来首本潮流玩具周刊《Playground》。

  被问到在任职《Milk》期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采编故事,以为 Tomm 会道出一系列辛酸史,结果他却说了以下的故事:

  “当时,我们公司与刘德华的天幕电影公司是同一层的。有一晚开通宵期间上厕所,以为深夜时段不会有人,用力一掌推开男厕的门,赫然发现门后有人被吓了一跳,他正是刘德华!”

  Tomm 纵横玩具界多年,见证“Designer toy”这个词从诞生到发展成为现在的“Art toy”,更与潮流玩具界祖师爷 Michael Lau 有着不浅交情。

  又话说 Michael Lau 在推出玩具之前,已经为林海峰制作唱片封套,而 Tomm因《Hard Beat 的士够格》的专辑封面而留意起这位神人。但其实他第一次跟随上司去采访 Michael Lau 时,并没有受到太多理睬,要知道 Michael Lau 当时还是比较偏心于《东 touch》等大杂志的。

  ▲《广播道软硬杀人事件》专辑封面由夏永康操刀封面,拍摄软硬二人头像,然后再接驳到肌肉壮汉的身体上,而头与身躯的自然过渡,其实是由 Michael Lau 负责用喷笔技巧衔接上,可以说是“人肉PS”,而背面模仿“九龙皇帝”曾灶财的书法,也是由Michael Lau 操刀。

  ▲由 Michael Lau 手绘的林海峰专辑封面《Hard Beat 的士够格》,仿照《星际迷航》角色 Spock 的造型令 Tomm 印象深刻。此专辑黑胶版当年属于非卖品,以购物满一定金额换领。

  初期 Michael Lau 有新作发表时,Tomm 都没法轻松得到采访的机会,甚至只能自掏腰包排队去买他的产品拍照写稿,而正因如此 Tomm 反而能够拿着刘生的 figure 慢慢拍、慢慢写,结果参透到的角度及细节都比别人更多,就像走进了 figure 的创作世界。

  ▲早年的稿件实在年代久远难以找到,但在 Tomm 后期的 Plastic Enemies 专栏中也可见那份功架。

  随后,注入心血的稿件口耳相传,Tomm 与 Michael Lau 的友谊亦一点一滴的累积起来,后来为 Michael Lau 所拍摄的产品图与个人照片,更被多次印制成书,成为了 Crazysmile 团队的重要一员。

  在我个人印象中 Michael Lau 是个自信满满,充满气场的艺术家,Tomm 也认同了这一点,在他来看 Michael Lau 是个很喜欢捉弄别人的大顽童,姿态也确是有点高傲,而这也正是这位传奇人物的魅力所在。

  Tomm 说 Michael Lau 结婚后(08年)才学车,而他的第一部车,就是他这个“损友”推介下买回来的古董 Benz 四驱车。一般的新手,根本不会有这种胆量买旧车去操练,而 Michael 却是全程投入去学习,还以不同途径去寻找及硏究这辆车的历史和零件。

  作为一个灵感不断,自问完全没有瓶颈期的艺术家,骨子里就是有着疯狂学习的精神。

  要说令 Tomm 与 Michael Lau 之间羁绊最深的其中一件事情,不得不提制作经典玩具杂志《Garden》的点滴。

  2004 年,为了推出这本月刊,Tomm 与负责《Playground》的美术总监 Civic 大胆地辞退《Milk》的工作,冒险地自组公司进行出版工作。书的口碑不错,但第一期书卖出了,经验尚欠的二人还是出现了资金周转的问题。

  在第二期书连印刷费都出不起之际,Michael Lau 二话不说递上支票一张,令《Garden》顺利度过了出版危机,之后 Mchael Lau 还为井上三太特刊《Garden Tribe》制作了三款联乘《东京暴族》的 Figure,令这项目转亏为盈,也顺利诞生出传颂至今的 Dark Toyz 特集。

  ▲400 多页的“暗黑”玩具特集,成为玩具书籍的传奇,还记得《Milk》改版后的一期暗黑主题么?某程度上就是向此致敬。(image:

  《Garden》一役后,Tomm 于 2006 年重返《MILK》志,经历过内地版《Milk》的编辑工作,后来重掌玩具版的主编之位。

  由于做稿过程中为得出精雕细琢的照片,经常弄坏玩具,专栏也往往长篇大论花去不少篇幅,被投诉浪费公司资源,“Plastic Enemies(塑胶敌人)”这个带点自嘲的称号后来就成为了栏目名称。

  ▲在专栏中文字、照片一手包办的 Tomm,后来更加入 Hot Toys 参与生产方面的相关工作。

  而现在的 Plastic Enemies 更是一个网店平台,选取一些喜欢的玩具发售,也参与玩具制作的相关事项,在玩具风格的取向方面,不只是迎合市场,更会带有点 Tomm 的个人喜好,如一些带有幽默感、讽刺意味、较踩界的题材,由于现阶段发展仍处于实验模式,所以亦带着试验的心态参加了本次 STS。

  身临 STS 现场观察中国内地消费者对于潮流玩具的狂热,Tomm 在一片叫好之声中表现出他的直率与冷静:“坦白说,现阶段的炒卖气氛过于浓厚,感觉比较喧闹,令真正喜爱玩具的玩具迷很受影响,看似回归盛世,但很可能又是一个炒卖泡沫。”

  Tomm 接着说:“大家参与这件事,为理想的有多少个?为钱的又有多少个?目前很多设计师与作品,根本分不清谁跟谁。数之不尽的招财猫、透明彩虹物体、四不像动物、甚至生殖器官……已经到了一种失控的地步,请不要这样好吗? ”

  ▲AwesomeToys 是 Tomm 在 STS 会场比较欣赏的品牌,他觉得他们的作品充满生命力和玩味性,概念非常有趣。

  Tomm 认为一个出色的玩具设计师,要具备鲜明的个人风格,能画、能雕,有灵敏的市场触觉,有精确的市场策略,而中国内地有不少实力与技艺高超的艺术家,相信不久之后,这个原创玩具市场会是他们的天下,但混水摸鱼者,请及早离场吧。

  ▲Kenny Wong 就是其中一个具备上述条件的出色玩具设计师。(image:

  另外,Tomm 觉得搪胶这玩意绝对不会是长远的,搪胶只是一种物料,并不是一股能够左右原创玩具业发展的力量,而市场需要的是好作品,并非一种塑胶料。

  不得不说 Tomm 的直率发言,令我听后有一种直抒胸臆的感觉,他自嘲是老派之人,而他对投身 Art toy 领域之人的忠告,也许在年轻一辈看来同样老派:一字记之曰心,只有用心,才能做出最好的玩具。

  将在 9 月 7-9 日再次登陆北京国家会议中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西方,一般把前门、有袖子、衣长在臀围线上下的男女上衣统称为“茄克”(Jacket)。而在中国,人们平时所说的腰部和袖口有带状收口的茄克,英语称“将帕”(JUMPER),法语称“布鲁宗”(Blouson),属茄克这个大家族的一个品种。“西服”也是一种“茄克”,英国人称其为“拉翁基(随意式)茄克”(Lounge Jacket)。服务设计 19世纪末,当这种上衣和长裤用同质同色的面料来做成“套装”时,欧美人又称其为“外出套装”(Town suit)。在20世纪,又因为这种套装多为活跃于政治、经济领域的白领阶层穿用,故也称作“工作套装”或“实业家套装”(Business Suit)。

  关于西裤的尺码,一般是用腰围来表示的,表示方法有英寸(28.29.30……)、厘米和市寸三种方法,欧码则多以1/2胸围和1/2腰围确定所属号型。以皮尔卡丹西装为例:标准体型为N,加肥体为M,同一身高的N体腰围比M体要小6CM。身高则分为S (166-172CM)、R(172-178CM)、L(178-184CM)三种。例:一个身高175CM的人,如1/2胸围为48CM,1/2腰围为 41CM,那么就该穿NR48号的衣服。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扬州羽绒出售 扬州: 90%、 80%、70%水洗鸭绒低价出售,联系电线)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

  (登记日期2017.02.14)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

  北京时间11月11日,大连一方主场2-0战胜长春亚泰。里亚斯科斯、卡拉斯科各入一球。一方成功保级,亚泰不幸降级。

  杭州:承接高级定制专业旗袍、礼服、时装、打板制作.联系电线)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

  而在北方的大连,大连造船厂在建造了2艘051C型驱逐舰后,驱逐舰生产线型驱逐舰在大连厂开辟“第二战线”,这才有了今天南北两大驱逐舰生产基地同时开工的盛况。(作者署名:跟乌龙涨姿势)

  北京润森服装工作室承接男女四季服装制版,样衣制作,精品小单加工,欢迎没有技术后盾的高端定制,个人设计师,网店等、公司洽谈业务。联系电话:王先生,微信amtfjxry(登记日期2017.03.06)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

  :本人因工作室转行,现有俊美全身86模特和一台服装厂排唛架打印机实出1.6米低价转让,有意者电线)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

  杭州萧山制版工作室:有十几年名牌企业的制版经验,现承接公司与淘宝商户的制版和样衣制作业务,男、女四季装均可。殷师傅,电话:,微信同号。

  品牌介绍:鸭鸭股份公司成立于1972年,在行业中是一家致力于多元化经营各类服饰的企业,自成立以来公司在产品生产技术上不断的创新,致力于打造消费者最满意的产品,旗下的羽绒

  润森服装工作室专业技术男女四季服装制版,样衣制作 精品小单加工。联系电话。微信a m t f j x r y(登记日期2017.03.18)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杭州

  安徽:夫妻档接裁片,做工精细,出货及时,有货打电线)联系商家请说:“我是在微信供求市场看到的信息

  充满灵魂神韵的造型设计,胜利彩票:能够装扮点亮明星个性的造型风格。在拍摄《时尚芭莎》杂志的作品时,张浩然始终在寻找新的创意,寻求新的设计标杆,用自己的时尚理念和摄影技术陶冶着众明星的非凡气质。张浩然还很年轻,他的梦想是为更多的明星做造型,而且每部作品的造型风格都要出彩,我们期待张浩然更多的作品出现,也希望这种时尚元素成为一个时代娱乐圈的象征。

  店铺隐藏在上海愚园路的巷弄内,走进不起眼的大门,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融合艺术作品、公仔等的布置,协调了香薰、背景音乐等细节所创造的共同体,会让你享受其中的空间。店内设计中使用的实木和现代工业材料都赋予了购物空间简约低调的氛围,而店主希望给人以 “柳暗花明又一村” 的感觉,想必这也和所代理品牌的性格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布朗族因与傣族交错杂居,生活习俗和服装款式受傣族影响很大。女子穿窄袖紧身短衣、长筒裙,以黑色和青色为主,间以红、黄、绿等色,喜欢用红绒球作为装饰。

  • 胜利彩票_胜利彩票平台-胜利彩票官网
  •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经济开发区
  •   +86 02066889888
  •   +86 02066889888
  • admin@aicai555.com

网站地图